彩客网足彩:東北振興,從文學開始

彩客网足彩比分直播现场 www.yyuhj.icu 網絡 2018-12-17 23:49:14

鯉newriting 2018-12-17 21:39

匿名作家計劃最強評審天團:畢飛宇、格非、蘇童

“匿名作家計劃”在今年五月正式起航,經過長達7個月的篩選,活動在上周六收官。在決選現場,我們以“透明”致敬“匿名”,現場直播蘇童、格非以及畢飛宇對入選短名單六篇小說的點評,除了活動現場的觀眾,線上共有26萬人觀看三位作家的品讀。在活動現場,我們揭曉了各位匿名作家身份,并選出首獎、場外特別獎各一名,具體名單如下:

匿名作家結果揭曉

首獎

短名單作者揭面

長名單作者揭面

場外評委團“場外特別獎”

《巨猿》路內

在活動現場,大家不僅分享各自對文學的看法,同時也對人工智能進入文學領域等問題展開討論,主頁君特意整理活動現場的瞬間,分享給大家。

匿名作家計劃決選現場及頒獎儀式

全場視頻回顧

1.

閻連科與他的《信徒》:充滿了力量感

(本篇收錄于《鯉·匿名作家》一輯,已出版)

格非

我覺得《信徒》是一篇寫得特別老到,也是特別精粹的一部作品。整個的故事特別簡單,人物的性格、形象也都特別鮮明,整個敘事過程特別簡練,由一個很小的事件,然后慢慢慢慢地有一個延展,所以我就覺得這部作品給我直接感覺就是寫得非常老辣,一看就是一個有很長的寫作經驗的人創作的。

另外,在看到第一段的時候,我還用筆劃出了一些形容詞,覺得這個詞好像用錯了,它的語序顛倒了,將來出版的時候是不是可以調整一下。但讀到第二三段的時候看到有大量的形容詞全是顛倒的,我就發現這是作家的語言策略,陌生化或者他寫作的特殊語詞的一種習慣。于是我馬上把前面劃線的地方給涂掉了,讀到后面,發現這樣的顛倒是有道理的,是有他的內在考慮的。

顛倒是有一種強迫、強制性的東西。形容詞是為了形容一個意象,我們讀的時候不太在乎這個詞到底是什么意思。比如說“樸素”這個詞,你在用這個詞形容一個事物的時候很容易把這兩個字給忽略掉,可是他把它寫成“素樸”,強制要讀者關注這個東西。這就是他特殊的考慮?!捌鈾亍筆撬薊嵊玫?,但是為什么一定把它變成“素樸”,我覺得其中有他文體和語詞方面的考慮,會形成力量感。

這部作品給我感覺力量感十足,有他的狠勁兒。讀起來特別過癮,有些該強調的地方也強調得特別突出,是特別有特點的一個作品。

畢飛宇

格非幾乎可以代表我的意見,作者確實手很穩當,不是一個短期寫作就可以達到的小說氣息。從小說的進程來講也還是很有意思,王慶和、八嬸這樣兩個人,在兩種精神狀態下,很平安地往前走,走到最后就是一個驚心動魄的階段。作者非常好的就是他不渲染什么,很沉得住氣,跟有了一定社會閱歷的人非常像,要表達什么的時候很安穩,但是讀的人從安穩里面能感覺到他的力量。

如果一定要找一些問題的話,恰恰可能也在這個地方,格非您覺得呢?很可能有一些地方是需要一些交代的,尤其是面對精神上如此巨大的一種轉換,從哪兒來的,這個地方也許可以討論,當然不是現在。

蘇童

《信徒》這篇,我很喜歡這部小說,它的好處除了剛才格非、畢飛宇已經談到的,我覺得這個小說大概描繪了兩種場景,都是用非常簡單、簡樸的方式進行的。

一個是生活場景,這個其實在小說當中還是蠻常見的——鄉村題材的小說。但是很少人試圖用一個短篇小說的方式,簡潔、直截了當地表現鄉村生活的精神場景,用一個十字架,用大家知道的很多墻壁上的畫像來表達這個東西,用的方式很簡單,但是他非常有力量、特別符合這個主題。因為確實很老辣,他的文字能力很強,我覺得他寫的所有的八嬸、王慶和都像他所描繪的生活圖景當中的人物,他塑造人物基本上可以經濟實惠又有力量。

創造也好、營造也好,小說作者的努力是完全可以看得見的。格非剛才說到形容詞的問題,其實這個可以很明顯看出來。簡單說是造句,他在造句上基本上想沿用的我們民族的所有敘事的節奏和腔調,選詞范圍當中沒有歐化的、沒有書面的,他是拒絕的,這個小說是拒絕書面、拒絕歐化的。

讀起來,我有兩個感覺:一個是我感覺它非常特別,另外它還讓我想到三十年代的很多作家,就是白話運動在進化期間的語言形態。所以我并不認為這部小說的品質是靠這個決定的,或者說把作家的區分開來的就是遣詞造句、修辭上的這么一點點東西,還是有他關注的故事本身,就是一個出拳,那一拳打倒了對方、打倒了對方的目標,那一下很厲害。

評委蘇童在現場

2.

這個人被寫得真的像神經病

(本篇收錄于《鯉·時間膠囊》一輯,已出版)

格非

坦率說,我把這個作品放在第一位,分數最高,同時評價也比較詳細?!斷芍ⅰ氛獠孔髕?,你能感覺到非常濃郁的地域色彩。從地區來說,我覺得可能是特別重大的一個主題,對于國家來說,確實會存在著某些特殊的地方,由于歷史、現實的各種原因出現一種特殊的生態,就是人文的或者說日常生活的生態。

這部小說上來就寫主人公指揮刺猬過馬路,一開頭我就覺得特別怪,一下就會把你吸引住,怎么上來就出現刺猬?然后主人公的形象塑造得太好了,它里面出現了大量的人物,所有這些人物的性格、神態都塑造得非常好,這個作家有非常好的才華、想象力,然后尤其是在表現力方面也非常不錯。

題目叫《仙癥》,里面也談到了仙,談到很多荒誕的故事,這當中我覺得既有現實的某種指向性,但是同時他也沒有局限,他采取的方式是帶有開放式的,也帶有一定的幻想性,我對這樣的作品是比較著迷的,看完以后我就毫不猶豫地給了這部作品一個比較高的分數,是所有作品里面印象最深的。

畢飛宇

這也是我最喜歡的之一,這個作品的氣質我特別喜歡。你看就是這樣一個人,敘述的語氣就是這樣的語氣,就是臟兮兮的、糙、男人氣,里面又有一點神神叨叨的,這種神神叨叨不是知識分子那種抽象的神神叨叨,是一種很低端的那種粗陋生活里面的那種神神叨叨。這個語言特別有特點,就是口語化、簡潔、短,他倒沒有刻意去呈現他的力量,某種程度上來講松松垮垮的,牛仔褲扣子都沒有扣,但是你讀完之后,能感覺到有力量,不好惹,語言里提供出的這種不好惹的感覺,也是我喜歡的一個好的短篇。

蘇童

對于這部小說,我認為你可以多贊美幾句,因為我很喜歡這部小說,《仙癥》跟《信徒》是我最喜歡的兩篇。

我一直在琢磨,我們在評審的時候有很多標準,說起來蠻主觀或者說蠻殘暴的,但是有一個標準基本上是顛撲不破的,就是我們還是希望小說能夠貢獻某個新的東西,在這樣的小說當中,我們希望能貢獻一個新的人物形象,這個人物形象是非常少見的,或者是長期被這么多作家所忽略的。我們有好多作品當中主人公是瘋子、是精神病,但是很少看到有人把這個人寫得真的像神經病。我懷疑他身邊說不定有某個親人就是這樣,我真的懷疑。我覺得我寫不出來,我要寫王戰團寫不出來的。

另外,這個作家的身上有一種非常寒冷的氣息,鋒利,他特別區別于別人的是整篇小說是不說普通話的,我不知道我這樣表述對不對,就是他不太愿意說普通話,你看這個作家的敘事過程,你會覺得他不會垮,因為他不說普通話,哪怕他非普通話說得不好,但是因為不是普通話你就覺得始終有意思、飽滿。

這部小說說實在的是劍走偏鋒的東西,寫到最后,尤其是那個大仙出現的時候,是很容易寫壞掉的,但是他恰到好處,把結尾收得真漂亮,他有能力在最完美的地方收回來,說什么在斯里蘭卡的海灘、兩陣相似的風,多漂亮啊。所以我心目當中,我可以很坦率地說他是考慮的第一人選。

評委畢飛宇

3.

生活本身可以是一個很好的語言,

他們把它過成了公文

(本篇收錄于《鯉·匿名作家,已出版》)

蘇童

有一類小說真的提出了一個問題,他很敏感地注意到了特別具有當下的、涉及一代人的某種困境,這個困境涉及到婚姻,于是就寫了一個實用的婚姻,一方是為了結婚,一方是為了要個孩子,這樣一個沒有感情的婚姻,這個題材和想法非常有意思。

他的觸覺非常敏銳,寫的東西是很有意思的。但是我看他的敘述,我真的不喜歡。因為我們知道現在在年輕人當中很熱門的卡佛,經常選擇這樣的東西作為他小說的目標,他要撲過去的這個敘事對象。但是卡佛是一種非常簡化的語言,所以非常好的掌控了我們特別當下的生活、用我們當下的語言,但是那個語言其實是精心的、做過減法和設計的,但是在《我們是怎么走到這一步的》這部小說,我發現它的語言是一個幾乎欠基本的修辭、欠思考的語言,我覺得他特別像公文語言,在用寫報告的文字寫一篇非常有意思的小說。我讀來讀去覺得是有點啰嗦的卡佛,很啰嗦的卡佛,因此就沒有味道。

這么有意思的一個故事題材、這么有意思的東西我覺得最后沒有夠上,是因為敘事的問題。所以這部小說我看了就是這樣的感受,就是想法好、故事好,但是確實小說同時還是敘事的藝術,我恰好是對它敘事上的不足不喜歡。

畢飛宇

我先說,蘇童剛才談到敘事策略的問題,首先在我眼里,《我們是怎么走到這一步的》這部作品是有理由活下來的一部作品。

當然從小說的外部來講,它有一個很重要的特點,就是它是對當下生活嵌入最好的一部作品,當今年輕人我們都知道很時髦的一個詞就是佛系。蘇童說他的語言有問題,我承認。蘇童說他的敘事策略是有問題的,我不同意。不那么好的語言是不是意味著敘事的策略有問題,這個我們要商量。

這個男的叫鄭川這個女的叫成凱欣,這么兩個人,一起生孩子,第一個沒有活,第二個才活下來小泥鰍,命運是把他們抓在手上的三個氣球,但是到了此時此刻撒手了,很飄的,就是這么一個特別佛系的,任何情感、任何所謂的價值觀、任何人生的設定與目標甚至欲望都可以不顧,然后生活本身也沒有多粗糙,他們把它過得如此得粗糙,生活本身可以是一個很好的語言,他們把它過成了公文。我覺得他這種敘事策略跟小說內部的這種整個進程是吻合的。

可是這部小說看完以后又不讓人絕望,我覺得這部小說最精彩的一筆在哪兒呢?在兩個人決定離婚,離婚以后鄭川要離開三口之家了,他自己出去租了一個房子,成凱欣還不放心了,跟過去,然后兩個人在那兒有了一次擁抱,在擁抱的過程中把冰箱的門給關上了。我可以說就小說的細節而言,大概在六部小說里面,這是最好的一個細節,語言特別簡單,沒有一點點啰嗦,而且也非常常見,這種畫面在電影里面特別多,但是在小說的那個節骨眼上出現,挽救了整個小說,也挽救了我的閱讀。我覺得最起碼我愿意這部小說活著,我們愿意和他們一起走到下一步。這是我的想法。

格非

你們兩個的意見不一樣。我現在還記得我給這部小說寫的評語,我說這個作者引用了非常多的作家作為自己的小標題,但是我覺得他最該引用的一個人他沒有引用,這個人是紀德。他的作品讓我想起紀德的《窄門》,就是為什么婚姻不能持續,為什么是一個死循環,這個女的為什么說一定要讓這個男的離開自己,這個悲劇性的東西怎么來的,我覺得跟《窄門》有非常大的關聯。如果他沒有受《窄門》的影響的話,我只能說當中是有同構關系的。

我剛才聽蘇童說這部小說語言比較粗糙,確實是,他那種形式化,我覺得確實有些地方還是稚嫩的。而且完全沒有必要引用那么多的人,完全沒有必要。但是他最后的這個結局,小說大的進展的處理和設置我覺得特別精彩,特別特別好。

為這個東西我覺得很激動,特別是到小說最后,因為在讀的時候,我就實際上已經猜到了她為什么要跟他離婚,就是兩個人有一個契約,大家彼此要遵守這個契約。最后離婚以后有一大段寫到離婚后,尤其是最后一段寫到戴戒指,重新對情感的東西加以強調,非常漂亮,實際上他是有他特殊的想法,而且一直在貫徹這個想法。

我們要跟蘇童討論一下,因為我給學生在介紹紀德《窄門》的時候,學生已經完全讀不懂這樣的作品了,為什么?他們不能理解一種非現實的愛情。(現實的)愛情就是要成家、結婚,但是愛情是會受到損耗的,是小說里面的主人公特別害怕的,這就是死循環。兩個人夫妻之間潤滑就沒有了,最后比較艱澀,慢慢地你在外面怎么樣怎么樣,婚姻就松馳了。這是他們的一個恐懼。反過來寫到當代的非現實的愛情,這個愛情是存在在想象里的,這個東西比現實的愛情還要重要。

評委格非

4.

“機器人小冰回絕了我們的邀請”

張悅然

我們希望能夠做出更多邊界的打通,比如說這次匿名作家的參賽者里面有一個人是日本人,他是用漢語,是一個外國人,他用漢語寫了小說。但是沒有讀者認出來說是外國人寫的小說。

我們有過很大膽的嘗試,想邀請機器人小冰寫小說,但是好像只能寫詩,回絕了我們的邀請。我們也希望如果繼續辦下去的話,如果哪一家智能公司嘗試小說創作的話,歡迎給我們投稿。我們也跨越這個邊界來檢驗一下,是不是之前的很多的定見,是不是可以改變。

止庵

我覺得是這樣,其實人工智能寫小說不是特別難的事,因為下圍棋都行,只要把作家的基本的語言方式和構思方式,興趣,人物的興趣,輸入進去就可以。但是文學已經不是一個特別熱門的東西了,所以花很多錢投入這里面有點不值。我覺得這其實本身是一個小說的題材,比如說一個公司老想著一個作家,可能最后不成。

我給你們講一個故事。我很少看電視,但是有一次開電視看到一個事,浙江有幾個造假幣的,說硬幣的假的不可能被辨別,他們用機器買材料造了19萬的假幣,最后花了39萬,最后被警察抓進去了。這是非常好玩的了,如果人工智能寫小說的話,我覺得也是這樣。

活動發起人張悅然

現場還有很多驚喜,比如《卜馬尾》作家身份之謎揭曉。很多人猜《卜馬尾》是一個女生寫的,當最后揭曉匿名作家的身份的時候,大家發現作家竟然是馬伯庸,之后馬伯庸也在微博上透露了自己如何與匿名作家結緣。

在評選過程中,包括作家、編輯、學者在內的場外評審發現有幾篇被淘汰的小說閃現出光芒,路內的《巨猿》就屬于這種重新被打撈起來的作品。

在現場,蘇童提議應當增設一個“最佳化妝獎”,而在長名單的作品中,蘇童與格非都認為這個獎應屬于雙雪濤的《武術家》。

匿名作家的文章已完整收錄到《鯉·時間膠囊》與《鯉·匿名作家》中,歡迎讀者朋友購買。


閱讀全文 點贊為你推薦更多 鯉newriting 文學書系《鯉》,由青年作家張悅然主編。它是一個承載著令人感動的文字和圖片的容器。它是優雅的,卻又很尖銳。它是從容的,卻又很劇烈。NEWRITING這個名字,給了這套書系另一個比較正統的詮釋。就是一種新的寫作,是屬于年輕人的文學讀物。

聚宝盆时时彩计划软件下载 时时缩水软件无敌版 pt老虎机平台大全 陕西福彩快乐十分稳赚技巧 博彩方法 排列三怎么最容易中奖 彩票挂机稳赚 5000千12期倍投稳赚方案图片 彩票极速赛车玩法规则 通比牛牛手机版 大赢即时比分 百人二八杠麻将游戏下载 百人炸金花无限金币版 麻将技巧快速提高法 全民炸金花下载手机版 球探体育比分网触摸